首页 > 新闻 > 实时播报 > 县市联播 > 正文

南昌飞秒近视眼手术价格,南昌飞秒近视眼手术多少钱,南昌飞秒近视眼手术

近日,在沈阳市辽宁中医地铁口附近,突然出现一伙乞讨者,他们有人在烈日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有人哭天嚎地在一旁哀求乞讨。

在追问下,乞讨者承认,自己其实不穷,不仅有两套二层楼房还有车。两处楼房,一处花了三万多,一处花了十几万,“要的钱占了一大部分。”

5月3日,在皇姑区崇山路,来自安徽的乞讨者让家人扮成“病人”

现场:老妪盖厚被躺在烈日下

旁边女子装哭装磕头

5月3日中午,在辽宁中医地铁站前,有一伙乞讨者引人关注。一名老妇人躺在炎炎烈日下,身上还盖着一床厚被,一些市民出于同情慷慨解囊。

躺在地上的老者身旁,有一名短发女子,面部表情一直狰狞,不时地用手去擦拭没有泪的眼角,嘴里念念有词:“帮帮我们吧,求求你们了。”一边说还下意识地撅起臀部低下头,上下摇晃,貌似在作揖磕头。

因为在地铁口,附近还有医院和大学。乞讨者这样的举动,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
在乞讨者的面前,铺着一张白色塑料布,上面摆放了几张看不清字迹的诊断书和老式信纸,信纸旁还有几盒药品,有的已经拆封,看说明都是治疗心脏类疾病的药物。

临近马路的地方,还有一个空箱子,是他们用来装钱的,箱子里有一些零钱,最小面值1角,最大面值10元,最多的面值是1元钱,整个箱子里差不多二三十元钱。

距离乞讨者10米远的地方,一名头发黑白相间的男子坐在路旁的甬路上,手里捧着一张报纸,不顾路人的眼神,细致地品读,偶尔还拉过来一名路人,用标准的安徽话询问:“这个字念啥?”

目击:两次乞讨过程中

“生病”竟不是同一人

如果不是这名中年男子时不时地会回头望向乞讨者,可能也没有人会将二者联系到一起,更没有人会知道这出路边乞讨的惨相,就是这名看报的中年男子组织的,他们之间还是亲属关系。躺在地上的是中年男子的嫂子,跪在地上哀求的则是男子的侄女。

中年男子名叫张兴发。一周以来,张兴发的“乞讨团队”多次出现在辽宁中医地铁口,这里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个固定乞讨地点,一周以来记者也一直在注意着他们的动态。结果发现这个乞讨团伙有不小问题,甚至连每次生病的人都不是同一人。

张兴发的“乞讨团队”在辽宁中医的大门口第一次出现时,地上躺着的老者是一名男性,年龄在八九十岁左右,老人家也是躺在烈日下一动不动。而在几天之后,他们将乞讨点搬到了地铁口门前,理由是这里人多。这次躺在地上的是一名女性,年龄在六七十岁左右,两鬓斑白,依旧一动不动。

调查发现,最初躺在地上的老人其实是张兴发的父亲,后来躺在地上的则是他的嫂子。

张兴发毫无避讳地说,现在躺在地上的确实是他的嫂子,而父亲因为天气太热没有跟着一起来。

调查:家里有楼有车有农田

却称“确实有实际困难”

很多人觉得一个男人有手有脚为何不自食其力赚钱,反而非要带着几个亲属,组成现代版的“丐帮”,辗转全国乞讨。

据报道,张兴发来自安徽省濉溪县任圩镇张家庄村,张兴发在老家的村子里,并不是穷人,他的家里有两套二层小楼,都是自己赚钱盖的,其中一大部分钱就是来自于乞讨。第一套花费3万多元,第二套花费十几万元。

此外,张兴发家里还有农田20亩,目前由其儿子、儿媳负责耕种,更令人惊讶的是,张兴发家里还有一辆朗逸轿车,曾经有报道称,这辆轿车因为家里没有人会开,甚至一度闲置。

总之,关于张兴发职业乞讨的争议一直不断,而这些所谓的两套小楼、轿车、20亩地,张兴发也并不否认,但他一直反复强调的是:“家里确实有实际困难!”

他口中的“实际困难”是指:儿子眼盲、嫂子患病、哥哥离世、父母年迈、孙子上学等等,不过据了解,张兴发的“丐帮”里核心层员,就包括其1928年出生的父亲、患病的嫂子等,只有老母亲和儿子儿媳在家里守家,其余人都出来了。

自述:职业乞讨30多年

每年外出四次辗转多地

张兴发告诉记者,之前确实有很多媒体曝光过他们,自己的情况都是真实的,不能去打工就乞讨:“不偷不抢,反正乞讨不犯法!”

张兴发的“丐帮”如今已经“组建”了30多年,最开始确实是因为穷才出来乞讨的,而他的队伍也从最开始的他自己变成了现在的十几人。“我们每年会去很多城市,大江南北!”张兴发说,重庆、济南、北京、河南等等,包括沈阳,都曾留下他们的足迹。

而在乞讨的同时,一家人还会在农忙的时候回家帮忙耕种和秋收,“我们一年能出去四次吧。”张兴发说,接下来他们计划前往哈尔滨,之后回家收地。

每次乞讨他们都像上班一样,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0点左右,然后有时会住在招待所,有时走到哪住在哪。甚至连一些城市的救助站张兴发都很熟悉,比如沈阳的救助站,他能准确说出所在位置。

如此规模的乞讨能赚多少钱?张兴发自称这么多年他们一天最多要过千余元钱,但有时候也要不了多少,这和所在的地方有关系,有的城市赚多点,有的少点,但不可否认的是,张兴发家中能够住楼房、开轿车等等,乞讨做出了“卓越贡献”。

让人没想到的是,

两天以后,

张兴发一家人又出出现在大连的大街上

乞讨“名人”张兴发

5月5日上午11点半,软件园路大连理工大学北门路段的人行道上,一位老人躺在地上,盖着被子,看不到表情,旁边跪着一名中年妇女,不停地磕头,嘴里喊着“谢谢你”、“谢谢你”。

  

这一幕被有心的网友发现并爆料,“这不是5月4日被媒体报道的职业乞讨者吗?”记者赶到后一核实,还真是网上被屡屡曝光的张兴发一家,警察赶来后,躺在地上的病人立马爬起来一路小跑走了,而记者注意到不停磕头的中年妇女还戴着金耳钉。

  

沈阳媒体刚刚被曝光的职业乞讨者来大连了

这个被媒体屡屡点名的张兴发是何许人也?

记者上网输入“张兴发、乞讨”百度了一下,相关页面有393条,信息指向的正是这位近期出现在沈阳、大连的职业乞讨者,资料显示,张兴发来自安徽省濉溪县任圩镇张家庄村。

  

在记者观察的10多分钟里,有十多位路人向纸箱里投去了现金,当红灯亮起时,跪在地上的中年妇女会直起腰,捶捶背,一看到有人经过,立马进入工作状态。在附近工作的一位市民告诉记者,他观察这两位乞讨者有半个小时了,“估计这会儿能收入100多元了,比我一天的收入都多。”

  

当记者拿出手机给她们看媒体的相关报道,说在网上有很多张兴发的照片而且他有一定的知名度时,她们都笑了,躺在地上的老人甚至忍不住低下头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。对于媒体的报道,她们已经表现得很漠然了。

张某云不喜欢记者称呼她是乞讨者,她说:“我们就是要饭的,不是乞讨。”当记者询问有何区别时,她说要钱来也是为了买饭吃。而当记者询问她戴的金晃晃的耳钉时,她也没有回避,摸着耳钉说,“这才一克呢!”

当记者向其求证张兴发家是否真有二层小楼时,她说的确有啊,在盖房子时还拿到补贴了呢。对于媒体报道的张家在老家有房、有地、有车的情况,她们都没有予以否认。她们也说近期走几个城市,赶到收麦子的季节就要回老家忙着收割了,一年走走回回,这就是她们的节奏,对于媒体报道的张家团伙乞讨三十年说法,她说那是叔叔不是她。

张兴发一家人的乞讨经历并不罕见

下面的职业乞讨案例也许你曾见过

80岁老人“吐血”行乞

  

2015年,在安徽宿州泗县街头惊现一80岁老人在路上行乞,地上还有好几滴血。路人担心老人身体状况,马上报警。警方到场,当即察觉有异,但考虑到人命关天,警察还是将老人送医。

  

不料经查,老人吐的血,竟只是染色剂,这完全是为博取人同情心而想出的把戏。考虑到老人已有80高龄,民警对其进行一番批评教育后就通知老人家人将其接回家中了。

老人吐血行乞真相曝光后,引来网友调侃:“原来老人家是演技派啊”、“也是蛮拼”,也有网友表示心寒:“太多职业化乞讨了”、“以后看到都不知道信还是不信好”。

  

经常“丢钱包”的女孩

  

一个女孩在街头乞讨,用粉笔写着:钱包丢失,只要8元乘车返乡。

  

被揭穿后该女子竟然得意地说:“我每个月赚的钱,和公务员工资差不了多少。”

  

怀揣海绵假扮孕妇

  

一个孕妇跪在路边,泪流满面地向路人哭诉,自称是某学校的教师,已怀孕5个多月,近日丈夫遭遇车祸,生命危殆。女子还将教师证和一叠某知名三甲医院的病历本展示出来,以证明自己的悲惨经历。

  

经调查,该名女子既不是孕妇,也不是教师。她将成团海绵捆在腹部假扮有孕。而教师资格证则是花20元在岗顶买来的假证。

  

捧着父母骨灰盒 乞求返乡钱

  

“请大家行行好!救救我们这对苦命姐妹吧!”两名口音浓重的年轻女子跪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,头扎白布,其中一人怀抱着一个用白布包裹的骨灰盒。她们不住地叩头,用哭腔行乞,请求路人施舍回乡埋葬父母的路费。

  

经调查,这两名女子父母均健在,在家乡务农。两人在广州以行乞方式谋生,每月寄两三千元“工资”回乡。

  

假孤儿滚滚车流中下跪乞讨

  

在一立交上,车流不息,一旦交通灯变换为红灯,一个小男孩立即冲到私家车前,跪下来,举起一张纸牌行乞。纸牌上写着他的悲惨身世。他们多数自述,自小遭父母遗弃,或与父母失散,又或者是寻父母未着。

  

市救助站市区分站联合警方展开调查,发现这几名小男孩由三个成年人操纵控制,每天上下班高峰期,三名成年人将他们带到该路段强迫行乞。

  

对这一现象,大家持什么样的观点呢?!

赶快留言告诉小编吧!

来源:综合华商晨报 梨视频 人民网等

欢迎和红网小编做朋友,个人微信号:rednet

觉得有用请点个赞吧!

来源:金华新闻网 作者: 责任编辑:陈思
关键词: 浦江 义门 表演 文化